年輕人撐起脱毛儀市場,但醫療器械“家用化”需謹慎

2021-07-09 09:18   來源:中國家電網   王曉嫚

  近年來,在“顏值經濟”的影響下,人們對於美的追求愈發升級。據艾瑞網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醫美人羣中,有94.6%的用户首選白嫩無瑕的肌膚,脱毛市場需求巨大,同時,在“宅經濟”作用和消費者基於性價比的綜合考量下,家用脱毛儀產品逐漸走俏,由原來的小眾化開始向大眾化發展。

  線上走紅線下遇冷,消費羣體年輕化

  在GfK發佈的2020年個護品類新品指數中(新品指數為當年新品佔所有產品數量的百分比),個護類指數均值為39%,脱毛儀以45%的高指數脱穎而出,其市場規模也隨之快速增長,據智研諮詢數據預計,2021年我國家用美容儀市場規模接近100億元,其中脱毛儀為增長最快的品類之一。

  目前,市面上脱毛儀產品繁多,以淘寶和京東為例,搜索“脱毛儀”出現的產品分別有8900多款和9300多款,價格也從幾十元到數千元不等,淘寶消費者購買數據顯示,價格區間在0-188元、188-1633元、1633-2592元和2592元以上的購買佔比分別為30% 、60%、9%和1%,以腰部價格最為受歡迎。

微信圖片_20210709091506

  在銷量方面,去年天貓38大促中,脱毛儀銷售額同比增長超1140%;今年的618大促中,脱毛儀又成為天貓、京東雙平台美容儀產品中的零售額榜首產品。同時,據2020年4月-2021年3月天貓銷售數據顯示,脱毛儀銷售總額為41.51億元,漲幅顯著。

  脱毛儀在近兩年如此快速的增長,除受“顏值經濟”影響外,社交平台和直播行業的崛起更是功不可沒。在小紅書和抖音搜索“脱毛儀”,相關的內容有數萬條,其中不乏藝人和網紅的宣傳帶貨;薇婭和李佳琦的直播間都曾賣過脱毛儀,在他們流量的加持下,數千台脱毛儀瞬間銷售一空。得益於互聯網快速傳播和名人效應的口碑營銷,脱毛儀的產品概念呈幾何級增長被大眾所熟知,而各大廠商也深諳此道,紛紛在線上渠道發力,以KOL“種草”的方式對用户進行精準投放。

  那麼,在線上如此走紅的脱毛儀,在線下渠道的表現又如何呢?中國家電網記者在走訪了幾家傳統家電零售大賣場後發現,其在線下幾乎處於“隱形”狀態,除個別賣場有傳統家電品牌飛利浦的脱毛儀產品外,其他在線上大熱的品牌如Ulike、JOVS等,在線下門店都並無售賣,但在其對應的線上官方商城中卻均有售賣。問其背後的原因,賣場的工作人員表示説:“到店裏來買脱毛儀的人太少了,所以我們不設櫃台展示,而且即使有人來買,也都是年輕人,我們告訴他們去網上買,買完了我們直接發貨就行。”

  正如店員所説,脱毛儀市場的主力軍是年輕羣體。據CBNData和天貓國際聯合發佈的《2020線上家用美容儀消費洞察報告》顯示,在天貓國際家用美容儀的典型消費羣體中,80-00後女性消費羣體佔比達73%,其中脱毛儀為消費產品佔比中的頭部品類;2020年天貓38大促中,購買脱毛儀產品的95後消費者增長超35%。年輕羣體更快速衝動的消費特性和更精緻享受的生活理念使其對脱毛儀這類新興產品的接受認可度更高。

  醫療器械“家用化”,選擇產品要謹慎

  在脱毛儀快速發展的同時,也不乏一些負面的聲音充斥着市場,部分中低端品牌產品的無規格化造成了市面上產品良莠不齊的局面。在黑貓投訴平台上,關於脱毛儀的投訴內容有249條,除投訴產品質量問題外,也有一些消費者投訴在使用後皮膚出現了過敏甚至紅腫的情況,作為一款直接與人體皮膚相接觸的產品,它的安全性如何至關重要。

  在B站、小紅書等一些平台上,有不少博主從性能、功能層面做測評,給消費者提供產品甄別意見和避雷指南,這些意見看似專業,但大多都是從實際體驗角度出發,並不能真正從技術規格上確保產品的安全和優良。

  而且,雖然現在脱毛儀正逐漸“家用化”,但具體到它的實際分類,尚屬於醫療器械類產品。激光類脱毛儀屬第三類醫療器械,強脈衝光脱毛類產品在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18年發佈的通知中被分類界定為第二類醫療器械。“因為脱毛本身是對身體進行了改變的,不能因為消費者在生活中可以直接購買,就不認為它是醫療設備。”中國家用電器協會專職副理事長朱軍在談及產品分類時這樣説到。

微信圖片_20210709091559

  屬於醫療器械產品的脱毛儀是具有一定的風險性的,雖然目前市場上尚沒有針對脱毛儀產品的通用行業規範,但國家藥監局在發佈上述通知時曾強調,強脈衝光脱毛類產品相關企業應切實落實產品質量安全主體責任,確保上市產品安全有效,同時還規定,自2023年1月1日起,未依法取得醫療器械註冊證不得生產、進口和銷售強脈衝光脱毛類產品。這個通知在限制了生產廠商的同時,也告誡消費者,在選購脱毛儀產品時,需格外謹慎,要關注其背後的生產資質,從產品源頭處入手,才更能確保自身在使用安全上的萬無一失。

官方微信

TOP